關于抗戰時期劉少奇同志一行在濱海若干史實的考證
信息來源: 發布日期:2019-07-29 瀏覽次數:   字號:【

   王曉華


 


19423月,劉少奇同志遵照中共中央和毛澤東同志指示,從蘇北鹽城阜寧縣單家港(現阜寧縣羊寨鎮單港村)出發,途經蘇、魯、豫、冀、晉、陜六省,一路風餐露宿,歷盡艱險,成功穿越100多道封鎖線,行程1500多公里,歷時九個多月,終于在19421230日安全抵達延安。劉少奇同志的這次艱險歷程,史學家們稱之為“小長征”。


劉少奇同志去延安,主要是奉中共中央之命,前往延安參加中共黨的“七大”籌備工作,其次是受中共中央和毛澤東同志委托,以中央代表身份,順道解決山東抗日根據地存在已久的問題。


劉少奇同志一行到山東后,大部時間都駐留在當時的中共中央山東分局、八路軍第115師師部、山東省戰工會所在地——山東省臨沭縣蛟龍灣區西朱范村(今江蘇省東??h石梁河鎮)。


劉少奇同志停留山東期間,順利完成了中共中央和毛澤東同志交付的各項任務,這為打破日偽軍對山東抗日根據地的封鎖、掃蕩和蠶食,徹底扭轉山東抗日根據地被動局面,起到了轉折性的歷史作用。


對劉少奇同志一行來山東,解放后,許多親歷者、史學家相繼撰寫文章,回憶或還原這一重大史實。這些留存后世的文字,成為研究中國抗戰史,特別是山東抗戰史的珍貴史料。但在此過程中,由于年代久遠、史料缺失等原因,在細節描述上,筆者認為,還存在諸多問題,值得商榷和研究。本文僅就其中的幾個問題試作考證,不妥之處,還請批評指正。  


一、 關于劉少奇同志一行自鹽城單家港起程日期的問題。


      這個問題,有三種說法:19422月中旬、315日、318日。如下:


1、時任劉少奇同志警衛員的魏良彬在《隨少奇同志到延安》一文中說:“19422月中旬,警衛們開始出發。行程是向西北渡鹽河,過隴海鐵路進入山東境內?!?/span>


2、時任中共鹽阜區黨委民運部長的喻屏在回憶錄《劉少奇同志在華中》一文中說:“劉少奇于315日離鹽阜區根據地,赴延安中共中央工作”。持同樣說法的,還有時任新四軍無線電大隊長的陳士吾在《憶中原局無線電通信大隊》一文中說:“315日,我和報務員黃子坤、賴平、機要科長薛丹浩等同志,帶一部電臺隨少奇同志從阜寧出發?!?/span>


3、時任劉少奇同志的政治秘書和生活秘書的呂振羽、江明夫婦著述的《跟隨少奇同志回延安》一書中說:“1942318日,少奇同志及隨行人員從蘇北阜寧單家港起程回延安?!蓖蹶@西的《馳騁中原》以及中共黨史出版社出版的《劉少奇在山東》、中國文史出版社出版的《沂蒙抗日戰爭史》等大量涉及這一史實的回憶性文章、書刊史籍,均采用此表述。


要論證這一時間的準確性,僅參考1989年人民出版社出版的《賴傳珠日記》中即可得以印證。賴傳珠在日記中記錄了劉少奇同志出發前幾日及出發當日的活動動態,如下:“(315日)晴。將地圖、各種統計、干部登記等交給劉政委?!薄埃?/span>316日)晴。下午劉政委召集軍分會、華中局負責同志會談,談及今后工作問題?!?/span> “(318日)上午劉找赴延人員開會。決定沈、齊、羅、楊等6人隨去,并帶一顯微鏡。晚上劉找我們談工作及問題?!薄埃?/span>319日)今日晴。八時許隨劉赴延干部到軍部門前集中,10時出動……我們送至黃河堤拍照,劉過黃河時我們才返部?!比沼浿兴f的劉政委或劉,即為劉少奇同志。


賴傳珠時為新四軍參謀長,他所撰寫的這本日記,完整記錄了他從19341016日紅軍長征開始直到全國解放的親身經歷,幾無遺漏,并且賴傳珠的日記記載詳細,連續性強,是研究我黨我軍歷史極為重要的史料。根據他的記載,315、16、18日接連三天,劉少奇同志仍在鹽阜區與黨政要員商談工作,研究問題,不可能像上述后兩種說法那樣,已經出發,更不存在魏良彬提的“2月中旬”一說。據此,劉少奇同志一行自鹽城起程的日期,筆者認為,應以《賴傳珠日記》記載中的說法為準,即1942319日上午10時。


        二、關于護送部隊及番號的問題。


關于劉少奇同志從鹽城前往山東抗日根據地由誰護送的問題,包括中央文獻研究室編著的《劉少奇傳》在內的大量文獻記述中,均采用“由八路軍第115師教導513團護送”的說法。這種說法,筆者認為描述不夠嚴謹。當時的“13團”番號應具體描述為“新四軍獨立旅第1團”更為準確。


新四軍獨立旅,是新四軍主力旅之一,直屬軍部。19412月由八路軍第115師教導第5旅改編而成,旅長梁興初,政治委員羅華生,原轄第13、第14團。到達蘇北后,按新四軍序列編為第1、第2團。第1團團長胡大榮(后周長勝),政治委員覃士冕。新四軍獨立旅在蘇北參與了淮??谷崭鶕氐膭摻ê?/span>道口戰斗。194212,新四軍獨立旅歸建八路軍115師,恢復教導第5旅番號,才改為八路軍115師教導513團。而劉少奇同志啟程去山東的時間是這一年的319日,該團仍隸屬新四軍戰斗序列。因此,此處不應記述為“八路軍第115師教導513團”,記為新四軍獨立旅第1”比較準確。劉少奇同志一行到達淮海區委所在地(沭陽周村小莊),傳達完華中局第一次擴大會議精神后,才離開淮海區委駐地前往山東的。第1團的任務就是負責劉少奇同志一行從淮海區委所在地安全到達山東抗日根據地。


1942331日,劉少奇同志告別淮海區黨委,由新四軍獨立旅第1團團長周長勝率部護送至沭宿海根據地。41日,劉少奇同志一行與羅榮桓安排前來接應的八路軍第115師師教導2旅旅長曾國華會合,通過蘇魯秘密交通線,順利到達山東抗日根據地八路軍第115師師部所在地——西朱范村。《賴傳珠日記》中記載的“……隨行人數90多人,十旅一個營接”,并不是指周長勝率領的部隊。錯誤的原因是引用了當年劉少奇同志政治秘書呂振羽1959、1960年在《中國青年》雜志發表的回憶文章《跟隨少奇同志回延安》中的記述。這個問題,呂振羽在19822月由中國青年出版社重新修訂出版的這部回憶錄中,已將護送部隊的番號刪除,可見,呂振羽已經發現他的回憶有誤?!秳⑸倨鎮鳌贰秳⑸倨婺曜V》等書中記述的,應該是忽略了八路軍第115師教導5旅挺進蘇北時,接受了新四軍改編、編入新四軍戰斗序列這一歷史細節。


對于周長勝從淮海區護送劉少奇同志一行到達山東抗日根據地一事,原任新四軍獨立旅警衛排排長的元東方,在回憶“程道口(也有稱陳道口)戰斗”時,也有細節描述:


1020日下午5點總攻開始,獨立旅1團由東向西攻擊東圩子,319團攻擊西小圩子。另3個團各行其責,至21日,胡炳云的19團攻占了西小圩子。因頑軍準備充分,工事堅固,裝備精良,獨13次爆破未能成功。戰況相當危急,指戰員傷亡慘重。這時陳毅來電話急調320團周長勝接替胡大榮擔任主攻?!?span lang="EN-US">


“完成了陳毅代軍長交給的任務。粉碎了反共勢力韓德勤與頑軍湯恩伯妄圖夾擊我軍的陰謀。我八路軍的英勇善戰受到新四軍通令嘉獎,在新四軍旅長以上干部會議上,梁興初被陳毅代軍長贊譽為“虎將”。1942318日(筆者注:應為19日)劉少奇返延安路經獨立旅,表彰了獨立旅在淮海根據地所作出的貢獻,還召見了擔任主攻的周長勝團長。事后由周長勝率部隊護送劉少奇一行到山東115師駐地?!?span lang="EN-US">


這一片斷披露出兩個重要的細節。一是周長勝是從新四軍獨立旅旅部(沭陽縣一帶,屬淮海區委領導)開始擔任起護送劉少奇同志一行到山東安全任務的;二是準確使用了“獨立旅”這一稱呼。


上述細節與周長勝的回憶也相切合。1940年秋,周長勝隨115師教導5旅挺進蘇北與新四軍江北部隊會師后,擔任新四軍3720團團長,主要任務是負責3師指揮部的安全保衛工作。在擔任這一職務期間,劉少奇同志隨3師行動,周長勝經常聽取劉少奇同志的報告。194110月,周長勝受到劉少奇同志的接見。對這次與劉少奇同志的見面,周長勝回憶了談話細節:


“‘目前在淮海區陳道口,戰斗打得很激烈。陳毅軍長來電報,要你去接任教導513團團長職務,擔任主攻?!倨嫱緡诟牢?,要聽從指揮,發揚頑強的戰斗精神,一定要把陳道口拿下來。最后又說:這是實際鍛煉的好機會!那么懇切的教誨??!”


周長勝的回憶說明,他是在接替了原新四軍獨立旅第1團團長職務后,領導參加了程道口戰斗。戰斗勝利后,周長勝繼續擔任這一職務。周長勝的回憶延用了在八路軍時的編制習慣,使用了“教導513團”這一稱謂。嚴格意義上說,此時應該用“新四軍獨立旅1”的稱呼。


  三、關于劉少奇同志一行到達西朱范村準確時間的問題。


    這個說法較多,分別有3月底、4月初、410日、4月上旬、4月底等。


以上幾種說法中,目前最通用、也是最權威的準確時間是1942410日。這個時間的采用,應該是依據了擔任過八路軍第115師師部機要科科長蘇蘊山的《我在抗日戰爭時期的日記》中的記載。蘇蘊山19378月隨師部從陜西省三原縣開往抗日前線起,就開始記日記,一直到1949年全國解放。他的日記為研究抗戰時期我軍的發展、特別是八路軍第115師在山東的活動提供了許多珍貴鮮活的歷史資料。


他在日記中有這樣一段內容,記載了在西朱范村的情況:


4月師部都住在諸繁(筆者注:即西朱范村)。師部機關在這個月開始進行整頓“三風”的動員,準備開始進行整風檢查,隨后又轉為開展學習整風文件的運動。本月10日新四軍司令部機要科長隨劉少奇同志來師部。我們接待了他,同他交談了幾次機要工作經驗,并征求他對我們工作的意見?!?span lang="EN-US">


蘇蘊山日記中所說的新四軍司令部機要科長,應該就是隨同劉少奇同志一同前來的薛丹浩。


但蘇蘊山的記載是否準確呢?筆者做進一步深入考證。


中央文獻出版社出版的《彭雪楓大事年表》一書中記載,1942330日這天,劉少奇同志同彭雪楓就淮北軍區和4師工作問題個別交換了意見。331日,劉少奇同志告別淮海區黨委,由新四軍獨立旅第1團周長勝率領1團護送,從沭東進入沭宿海根據地,并在沭宿公路邊的桑墟鎮住了一宿。


41日,劉少奇同志一行經過東??h安峰水庫東側到達東??h曲陽鄉趙莊,與羅榮桓安排前來接應的八路軍第115師教導2旅旅長曾國華隊伍會合,這在中央文獻研究室編撰出版的《羅榮桓傳》和李文所著的《山河呼嘯——八路軍一一五師征戰實錄》中均有記錄。在趙莊,劉少奇同志一行作短暫休息,護送部隊的領導同志再一次檢查通過隴海鐵路線前的戰斗部署。入夜時分,由東??h隴南區委書記帶路,護送到隴海鐵路南側的后張谷村。這一細節,錢唯堯撰寫的《少奇與沭陽》一文中有具體描述。


劉少奇同志一行安全通過隴海鐵路封鎖線后,未敢停留,連夜趕到濱海區海陵縣劉灣村(現屬東??h溫泉鎮)。時在海陵縣戰時郵局劉灣站工作的劉書健,在后來的回憶文章《我帶劉少奇過海陵》一文中記載:


“一天晚上,我剛剛在家吃過飯,八路軍115師教導2旅敵工科李光明找我,要我和他一起去彭宅(今屬東??h牛山鎮湖西村)給部隊帶路,說路南華中有一名高級首長今晚要過隴海鐵路?!?span lang="EN-US">


“到了彭宅,李光明找到老沈和兩個青年,沒有停留又繼續向南前進。我們一行5人經白嶺(今屬東??h牛山鎮湖西村),穿過鐵路,經后張谷(今屬石湖鄉),大約10點鐘到達前張谷村。這時,我們要接的部隊早已到了,只見一大片人?!?span lang="EN-US">


“張谷離牛山站日本據點和蔡塘偽軍據點很近,又在鐵路邊上,不能久停。李光明、老沈和張谷交通站聯系好之后,決定立刻向北出發……過了鐵路,經白嶺、彭宅一起向北,到魯莊南邊。不一會,隊伍就到了劉灣小學附近的一個場上和松樹林內,當晚就在劉灣住下了?!?span lang="EN-US">


對于劉少奇同志一行在劉灣村住宿的情況,劉灣人劉繼明老人也非常了解這段歷史。他回憶說:


“劉少奇一行是下半夜到達鐵路北的海陵縣白河區劉灣村的,住在開明紳士劉鳳圖家中?!薄皠⑸倨嬉恍芯褪俏沂迨鍎蔫F路南接來的。到了劉灣后,交通站經反復研究,作了充分的準備和部署,當時化名胡服的劉少奇根據隨行人員的建議,在這個劉灣村里暫時被改稱為錢先生?!?span lang="EN-US">


“第二天晚上,錢先生一行人繼續北上了,劉灣村交通站的人站在路口送別?!?span lang="EN-US">


劉書健和劉繼明兩位親歷者的回憶是吻合的。劉少奇同志一行在劉灣村住了一宿后,第二天晚上趁夜色北上。這也就出現了42日白天,劉少奇同志到劉灣小鎮上體察民情,與老百姓攀談,觀看減租減息標語和天主教招貼畫的情形。這一細節,時任劉少奇同志政治秘書呂振羽在其回憶錄《跟隨少奇同志回延安》中有過詳盡描寫。


42日傍晚時分,劉少奇同志一行到達海陵縣泉子埠村(今山東省臨沭縣)并在此住了一宿。這在周長勝的文章《護送少奇同志去山東》一文中也有過描述。


第二天,既43日上午,在曾國華和周長勝的護送下,劉少奇同志一行安全抵達中共中央山東分局和八路軍第115師師部所在地,臨沭縣蛟龍灣區西朱范村,安全地走完了千里回延安的第一步。


    按照這一時間節點來分析,劉少奇同志一行到達西朱范村的準確時間,應該是194243日,而不是410日。由中央文獻研究室編著、中央文獻出版社于19969月出版的《劉少奇年譜》一書中,就有劉少奇同志一行過蘇魯秘密交通線后到達西朱范村的描述:“4月初,越過敵人的封鎖線,從山東海陵(今東海)境過隴海鐵路,到達中共中央山東分局和八路軍第115師師部駐地山東臨沭朱樊村?!薄?/span>4月初”的時間定位與筆者的考證,也是基本吻合的。


至于史學家們將蘇蘊山《我在抗日戰爭時期的日記》中記載的“410日”這一天,作為劉少奇同志一行到達西朱范村的依據,是值得商榷的。筆者認為,經過長途跋涉的劉少奇同志一行,不可能一到西朱范村,隨行人員即去拜訪相對應部門,這與常規不符。


43日與410日之間,間隔7天之久,對出現的這一歷史空白期,應引起史學家們的關注與重視,并有待于進一步研究和探求。 


四、關于劉少奇同志與中共中央山東分局、八路軍第115師部分領導人合影時間及人物關系的問題。


劉少奇同志在西朱范村工作期間,曾與中共中央山東分局、八路軍第115師部分領導人合影留念。這張照片成為劉少奇同志抗戰時期,在山東指導工作時的唯一歷史見證,彌足珍貴。新中國成立后,這張照片曾被大量報刊書籍、革命歷史博物館、劉少奇故居等廣為收錄、引用和收藏,影響甚廣。


在這張照片中,合影人員共八位。除劉少奇、羅榮桓、黎玉、肖華、陳光等五位同志無異議外,其他幾位同志究竟是誰?研究者也是莫衷一是,多有分歧。


主有兩種不同的說法。一是前排左起:黎玉、劉少奇、肖華、羅榮桓,后排左起:朱瑞、陳光、陳士榘,7人。另一位未標注人名(《劉少奇在山東》等著作及部分報刊引用)。二是前排左起:黎玉、劉少奇、肖華、羅榮桓;后排左起:周長勝、陳光、梁興初、杜明,8人(《回憶肖華》等著作及部分報刊引用)。通過比對可以看出,后者少了朱瑞、陳士榘兩位同志,多了周長勝、梁興初、杜明三位同志,其他人物一致。


但究竟哪一種說法更能還原歷史原貌呢?筆者從以下三點分析:(一)按職務排序分析。從照相時的前后站位看,第一種說法基本合乎邏輯,因這七人中,除劉少奇同志職務最高外,其余六位同志從職務而言,于伯仲之間,位前位后,干系不大。如果屬第二種說法,將時為中共中央山東分局書記的朱瑞排在后排邊緣,于情于理皆不符常規,因此,后排左起第一的人物是朱瑞,可能性極小。(二)從外貌體型分析。后排左起第一的位置,一說為朱瑞,一說為周長勝。通過各種回憶文章對朱瑞體貌特征的描述及同期照片分析比對發現,朱瑞身材魁梧高大,瘦長方臉,戴高度近視眼鏡,而周長勝個子略矮稍胖,國字臉;照片中的人物形像更接近周長勝;后排左起第三的位置,一說為陳士榘,一說為梁興初。他們二位的外貌區別更大,陳士榘面部肌肉豐滿,呈圓方臉形,梁興初則為瘦削長臉,兩腮凹陷,嘴唇突起,直到晚年仍無甚大變化。照片中人物無疑是梁而非陳。(三)從傳記、紀念文集分析。按常理,只有自己出現在某一影像中時,書中才會加以引用、張貼、珍藏,更何況是這樣一張具有重大革命歷史意義的珍貴照片。而在中央文獻出版社出版的《朱瑞傳》、山東文藝出版社出版的《朱瑞在山東》兩書中,收錄了大量朱瑞不同歷史時期的照片,唯獨沒有這一張。同樣,陳士榘回憶錄中也沒有收錄此照片。相反,由軍事科學出版社出版的《回憶肖華》、中國青年出版社出版的《統領萬歲軍——梁興初將軍的戎馬生涯》兩書中,這張照片均有收錄,并且未提及朱瑞、陳士榘兩位同志,兩書均有周長勝。據以上三點,筆者認為,后者對照片中八個人的描述是真實的、確鑿的。這也相應印證了陳士榘與郝世保共同為劉少奇同志幾人拍照,而不在照片中的原因。


    關于這張照片的拍攝時間,按照郝世保的說法,劉少奇同志在西朱范村的這張合影應該在七月中下旬,也就是劉少奇同志即將離開山東之時。郝世保生前接受媒體采訪時回憶:


   “直到6月份,才有機會為劉少奇同志拍照。前后共拍攝了兩次。那時拍照用的膠片,還是從山西帶過來的。因為數量少,拍攝的時候都很慎重,很重要的的事情才拍一張,特別重要的才能拍攝兩張。為劉少奇拍攝了兩次,原以為非常保險,可當他鉆進用被子圍起來的“桌子暗房”里,用盡各種辦法洗照片時,卻總不見顯影出來。經過分析才知道,那些從山西帶來的藥粉已經過期失效,這兩次拍照任務沒有完成。


一個多月后的七月下旬,劉少奇同志一行即將離開山東奔赴延安,又有了第三次為劉少奇拍攝照片的機會。為拍攝成功,他事前做好了充分準備。他和有著深厚攝影功底、時任115師參謀長的陳士榘商量,要求陳士榘與他一起,用兩個相機同時各拍一張?!?span lang="EN-US">


有趣的是,周長勝的回憶文章《護送少奇同志去山東》中的描述,在時間上卻與郝世保所說截然不同。在這篇文章中,周長勝回憶:


1942年,局面大定。三月里,少奇同志要回延安去,我有幸地接受了護送少奇去山東的光榮任務……幾天之后,我們送少奇同志到了目的地——山東臨沭地區。當時中共山東分局、115師師部駐在這里。我們完成了任務,要回蘇北了。我向他辭行,他親熱地讓我吸煙,給我倒茶。他與115師首長和我們一起拍照留念,并一再叮嚀:‘戰士們辛苦了,回去要好好讓他們休息休息?!€一直把我送到大門口?!?span lang="EN-US">


根據劉少奇同志一行到達西朱范村時間是4月上旬推斷,周長勝在西朱范村與劉少奇同志合影時間也應該是4月份。也就是說,拍攝當事人郝世保的回憶應該是有誤差的,不是6月或7月下旬,而應該是在4月份。這從劉少奇同志等人當時的著裝上也可以作出判斷,山東濱海區一帶的七月下旬,已進入盛夏季節,天氣大暖。而照片中的所有人員,軍衣軍帽均為冬裝,與季節不符。這樣的裝束,在乍曖尚寒的四月初是比較符合實際的。因此,筆者認為,《劉少奇在山東》這張照片拍攝時間,當為4月份比較準確。


江苏11选5中奖概率 哈哈棋牌游戏? 上海天天彩选4开奖结果查询r一上海一一 多多棋牌下载手机app 辽宁11选5技巧规律 全球网赚联盟 香港免m资料二肖博三码 青海11选5走势 福彩开奖结果 预测 福州麻将口诀和技巧 西甲排名积分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