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色鮮明的佳作良志——讀《灌云縣志(1984-2005)》有感
信息來源: 發布日期:2019-06-24 瀏覽次數:   字號:【

王志遷



 


    收到銀光閃閃的鴻篇巨制——《灌云縣志(1984-2005)》。見書心喜,喜悅之情勝于獲寶。


    志者,籠天下于形內,撰萬物于筆端,一方之全史也?!豆嘣瓶h志(1984-2005)》在這方面做得很好,體例完備,資料詳瞻,裝幀精美,堪稱精品佳作。正是由于灌云縣地方志辦公室的修志工作者,十年如一日,甘坐冷板凳,同甘共苦,“白加黑”“五加二”地勤奮工作,將新方志編纂水平提升到新的高度。以張再樓主任為代表的修志同仁,不恥下問,虛心好學,精益求精。他們的忘我精神,令人動容,令人尊敬。


    打開志書,映入眼簾的是《灌云縣志(1984-2005)》精選的靚麗照片,一幅幅跨頁航拍照片——“縣城全貌、國家AAAA級大伊山旅游景區、燕尾港港口、國家AAA級潮河灣旅游景區”等,氣勢磅礴,令人蕩氣回腸,給讀者以無限遐想,能收到“了然于目,豁然于胸”的閱讀效果。


    通讀《灌云縣志(1984-2005)》,發現該志從篇目調協到資料內容及內文圖片編排,特色鮮明,可圈可點,尤其是在以下幾個方面值得稱道:


    一是“續修”“創新”并舉。眾所周知,續志如果續得失當,就會類似于增修或重修。灌云縣地方志辦公室同仁,充分注意到續志與重修、增修志書的差異,在不脫離前志模式的基礎上,作出適當調整,篇、章、節、目的升、降、增、刪有理有節,尺度把握恰到好處,且有所創新。認為“續志”“僅是時間上延續,而非內容上的完全對接”,續志的上限不用一刀切在前志下限的機械做法,以適度的復載和追溯的辦法,以體現事物的完整性。對前志的重要篇章,如建置區劃、自然環境等基本縣情,都作適當復載;對各類事物源頭,在記述實體時作簡略追溯。這是非常必要的,因為讀續志的人,不一定能看到前志,不復載、不適當追溯,就不能看清灌云縣的全貌。在橫分門類上,把握住續志的延續性和創新性的關系,對篇章節目的增、刪、升降得當,不存在亂增、亂升的現象。前志設置30篇,為中小篇結合體。續志以原名保留11篇,擴充了4篇。20多年來,時代進步了,縣情發生巨大變化,原來無足輕重的小事物,變成影響全縣政治經濟和人民生活的大事物。因此,續志新增4篇具有時代特點的內容,及在前志編寫時事物不顯而未及記述的內容。分別是“經濟綜述”“開放型經濟”“旅游”“精神文明建設”,這樣做使縣志更加全面完整地反映20多年來的新變化,彰顯時代新特色。在結構上無論是分、合、升、降,還是增、刪,都是根據縣情變化而定,以突出灌云地方特色和個性。


    二是“深度”“廣度”并重。志書是百科全書,要全方位記述一縣之地情。其記述深度和廣度顯得同樣重要,他們是一對孿生兄弟,也是一對矛盾。沒有廣度,深度就無從談起;只有廣度沒有深度,尤如一杯白開水,沒有什么味道,志書的價值就會大打折扣,算不上精品力作?!豆嘣瓶h志(1984-2005)》在深度和廣度上下足了功夫。修前志時,方志界還有“詳今略古”“三宜三不宜”等思想束縛。政治上心有余悸,不敢涉及重大政治歷史問題,甚至刻意回避。而《灌云縣志(1984-2005)》對成績和失誤的記述就恰如其分,既不夸大成績,也不隱諱失誤和錯誤。符合實事求是精神?!豆嘣瓶h志(1984-2005)》還在拓寬記述空間和范圍上動腦筋。在志書通常運用的述、記、志、傳、圖、表、錄七種體裁外,增加“選介”等體裁,以增強資料,強化深刻性,起到佐證、深化記述內容之作用,是為縣增色的地方。


    三是“交叉”“雕琢”并存。交叉問題,是志書廣泛涉及的難題。交叉記述事物,是章節保持相對獨立性和完整性的需要。如果處理不好,就會造成章、節、目間的雷同或重復,這是編者的失誤,是可以避免的,當然也是不允許存在的?!豆嘣瓶h志(1984-2005)》在這方面就處理得非常好。能夠根據事物多樣性的某一特性,即主要矛盾和矛盾的主要方面,在記述時各有側重,做到詳略有別,有的地方作合理交叉,避免重復。開山島等在一些章節中多次出現,但在閱讀時并沒有有重復感,充分體現其交叉的合理性,可見編者在處理交叉問題上所做功課之深?!豆嘣瓶h志(1984-2005)》對重大的復雜的事物,采取大集中、小分散的方法記述。如對經濟體制改革采取集中記述,而對財稅、金融、計劃、價值等調控體制改革,教育、衛生等社會事業改革,則在相關篇章中加以記述。這種多角度、多層次記述格局,既能加深讀者對事物的印象,又不覺得重復?!豆嘣瓶h志(1984-2005)》對事物的記述,都經過反復推敲,精雕細琢,記事清晰,文字簡潔流暢,樸實無華。不見套話、大話、空話。這是一輪修志時根本無法達到的境界,可能成為二輪修志的特點之一。


    《灌云縣志(1984-2005)》的優點、特點很多,值得稱道,由于筆者水平有限,翻閱粗糙,志書特點的記述難免掛一漏萬。不過作為一部縣志,達230萬字之多,部頭似乎大了些,如果加以時日作進一步推敲,還是有一定的壓縮空間。所述不當之處,敬請批評指正!


 


(作者系中國管理科學研究院學術委員會特約研究員,中國出版協會年鑒工作委員會(年鑒研究會)學術委員會委員,中共響水縣委黨史工作辦公室主任、響水縣地方志編纂委員會辦公室主任,《響水縣志(1988-2008)》主編)


江苏11选5中奖概率 网上游戏赚钱 白姐六肖期期中特 长沙麻将单机版下载 20选8最高奖 街机捕鱼大亨 天星山西麻将授权码多少 全年精准二尾 广东好彩1开奖视频 上期平码加1减1公式 海王捕鱼无限金币